在事务部的普通官员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5 04:01   浏览:
正文

寻突然笑了起来,易雪奇怪地看着寻,等她做出解释。“毁似乎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弱。”寻开门见山地说道,丝毫不绕圈子。“以它的能力,我们一跨进平原,它就该察觉到我们,它却没有攻击我们。那牙只知道一味地跟着我们跑,却不知道堵截我们。凭它的智能实在不应如此,说明那牙只不过是防卫用的机关罢了。”易雪点点头。“在平原的中心,它还加了三层防护措施。第一层是那头‘贪婪’,第二层是那堵牙墙,第三层是那个机关。如果它真的很强,或者说和在副人格时一样强,根本不需要这样严密的防护。而它的力量也没有覆盖整个平原,还留有死角。用仇恨来支配平原已经消耗掉它太多的精神,本体肯定是非常弱的。只要我们有办法破坏掉剩下的两层防护措施,它就肯定会完蛋。”易雪苦笑道:“说得倒轻松……”寻淡淡一笑,无论她怎么开心,笑容之中总是带着哀伤。“你难道忘了吗?我们可以反侵蚀。它用仇恨来侵蚀平原,我们就可以用仇恨的克星来反制它。”“你是说,用‘爱’?”只有爱,才能化解仇恨。“没错,而且,你也知道,男女之爱是最有效的。”“不行,如果在现实之中没有所爱的人,只靠梦来调节,根本没用。”易雪摇头道。“这就要靠你了。”寻微笑着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男女之爱啊……”易雪茫然地说道,“我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而他的心中也从来没有过对谁的男女之爱。男女之爱应该和对亲人的爱、对朋友的爱不同吧。我们甚至都不知道‘爱情’这种心兽是长什么样的。”“唉……”寻叹道,“为什么会是你成为了那具肉体的主人,真不知道上天是怎么安排的。如果出去的人是我的话……”“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所做的有什么不妥当吗?”易雪有些愤怒地说道。“在对着他的时候,难道你的脸上只有微笑这一种表情吗?说实在的,你简直就是一个人偶。虽然人偶类的少女也有人喜欢,但……唉……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寻惆怅地说道,“相比较你,他更需要的人是我呀……”“……你是认真的吗?”“开玩笑的。”寻掩嘴一笑,但脸上的哀伤是掩不住的。“算了,你先回去吧。算时间,他和你的身体已经睡了二十多小时,那帮人正在担心呢。”易雪转身离开平原,寻留在原地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儿,她像是决定了什么事,向易雪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等等。”易雪疑惑地看着寻。“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能走,要么就是让他爱上你,要么就是让他爱上另一个人。这一切就全看你的了,我只能尽量在梦中暗示他。”“嗯。”望着易雪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寻喃喃道:“这两条路,都不是我所想走的啊……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奇怪,这两个人为什么都不醒呢?”飞机早已抵达目的地——异人会总部所在那个城市,但易雪和易灵却怎么叫也叫不醒。还好这架是沈先生的私人飞机,陆仁冰等人在上面待再久也没事。“他们没事吧?”陆仁冰问飞机上唯一的医生。李默回答:“易灵一切正常,只是易雪……”“怎么?她怎么了?”莫然急切地问道,话刚出口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周围的队友都在看着自己,除了李默之外,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莫然只能无视,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这个,队长应该很清楚吧。”李默唉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这女的是什么生物。她根本没有呼吸,没有心跳,血也根本没有在流。简直跟死人一样。”“算了,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先把他们带到总部去吧。”陆仁冰拍拍莫然的肩膀,然后抓起易灵和易雪的手,走下飞机。这两个人在陆仁冰的领域中,重力被化解,带这两人陆仁冰根本有用费半点劲。几个队员跟在陆仁冰的后面,在经过莫然时都拍一下他的肩膀,最后一个离开的林一还无限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喂,你们几个算什么意思!”……异人会的总部并不位于全国的政治与文化中心,而是在出海口附近的一座中型城市之中。也许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仔细一想倒也在情理之中了。异人会最多只是半个官方机构,对于这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政府毕竟还是不能完全放心啊。在抵达总部没多久,易雪先回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对于发生在易灵和自己身上的事,她不说,也没有人会去问。至于替易灵找一个爱人的事,易雪决定把这件事拖延一下。易雪觉得心乱得很,她自己也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心情。“万一他再度被仇恨所支配,如果我及时打昏他,也是可以再支撑一段时间的。”易雪在心里这样想,却浑然不觉这只是她自己给自己的一种借口。趁着易灵依旧在昏睡,易雪去向莫然了解如何才能让自己变强。“变强……”莫然初见易雪来找自己时,心下一喜,但当得知只是来问这事,不禁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又高兴起来,毕竟经过这段时间的相片,他也知道易雪很少有主动找人说话的时候。在说话之前,莫然仔细地扫了一眼整个办公室。陆仁冰坐在一边办公桌前,拿着一张报纸,但他的眼睛却一直向易雪和莫然那边瞟,明显是醉翁之竟不在酒。任凡尘、简星、风晴和万诗颖围坐在一起安静地打牌,但恐怕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出的是什么牌。另一张桌子上,甘久和范心明正在专心致志地下围棋,只是半天没有落下一个子,甘久叼着的香烟已经积了很长一段烟灰,他却无动于衷。最可疑的一个人是办公室里的一个清洁工, 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他跟着易雪一起进来, 北京赛车pk10官方投注平台对着一块玻璃擦了三分钟, pk10倍投方案把原本干净的玻璃都擦脏了。莫然一眼就认出他是林一扮的。除了李默, 北京赛车pk10官网投注平台几乎所有的人都挤在了这个办公室里。而在平时,只有莫然会在这个办公室里处理事务。其他人不是出去玩,就是出任务。“这个……我们换个安静点的地方说话吧。”“哦。”莫然迅速带着易雪离开这个办公室,众人继续做着自己原来所做的事。陆仁冰放下报纸,看着众人,说:“怎么?没有人跟出去看吗?”“不。”不知道是谁回答,“跟你比起来,我们更像是亮个相罢了。”“哦……那继续吧。”说罢,陆仁冰继续看起报纸来。……异人会总部的外表就像是它所处的那个城市一样,普普通通,没有丝毫特色。只不过是一幢十八层的大楼,外加地下五层。在市中心,这种大楼实在是算不上特别,跟普通的商务楼差不多。异人会下属三个部门:灵能部、异能部及事务部,灵能部和异能部各拥有六层楼。灵能部及异能部的会员分为普通会员及行动人员。行动人员又依照实力分为三组,异能部的“天地人”和灵能部的“日月星”。事务部是一个特殊的存在,里面只有少数人拥有异乎常人的能力,也就是说里面更多的是非会员的普通人,这些人中大半是政府官员。里面也分三组,分别是:外交组——符合和国外的特殊组织交涉及各种涉外事务;事务组——负责各种国内的事物,包括分配任务、内勤管理等;研究组——对于各种超自然现象的研究。其中外交组和事务组拥有三层楼,研究组拥有地下的五层楼。在事务部的普通官员,全是政府直接安排的,亲视和仇视异人会的人各占一半。只有研究组是个例外,当中的大部分人可以说是处于中立的一方。异人会的领导层由九个组的正副队长组成,会长从九名队长中推选出来,现任会长是“月”组的队长。现在莫然要带易雪去的地方就是位于地下三楼的研究组异能分组。刚走进一间实验室,立即有一个中年人迎了上来。他头发斑白,看样子足有六十多岁,可别在他胸前的工作牌上却写着“贾相涯,1966年3月”。一看见莫然,贾相涯立即满脸堆笑着说:“怎么,你想通了?那实在是太好了,我一直都等着呢。”“不……”莫然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贾相涯打断。“我就知道你会想通的,来来来,实验器材都准备好了,就差你了。”“其……”“你放心,做好实验之后,我亏待不了你,我亲自找你们队长替你请两天假,再到事务组为你们多要点经费。”“我……”“咦?这位是?怎么我没见过,是你们组新来的吗?”莫然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了。“我不会来当实验品的!我是想问问你们那个让普通人也拥有异能的研究进行的怎么样了?”贾相涯的笑容立即僵住了,只是僵了几秒钟,他的脸马上又恢复了活力。“呵呵……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是那个什么代号为‘盗火者’的东西。”“呵呵呵呵呵呵……”贾相涯强笑着望望四周,走势图分析周围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你说的是那个什么叫普什么休斯的吧,呵呵呵呵,我对这种神话也不太清楚……”“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讨论什么。”易雪突然插话,“但是,我觉得说真话会对你比较有利。”刚刚还在实验室中忙碌的人顿时停下手头的活,他们并没有听见易雪的话,但他们都感觉脊梁骨一阵发冷,心中没来由地慌了一下。虽然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死亡边缘徘徊过,但对于死亡,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恐惧。易雪的杀气能让意志过人的异能者都害怕,更何况是这些普通人。莫然已经是第二次感觉到易雪的杀气,在那个组织的基地中,他就是受到无比强大的杀气吸引才会找到易雪。虽然这次的杀气比那次要弱得多,还是让他有一种害怕的感觉。但在易雪身边直面杀气时,莫然依旧无法把如此凌厉的杀气和如此美丽的少女联系在一起。贾相涯就比较不妙了,他脸色惨白,紧紧捂住胸口。莫然连忙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瓶药,拿出几颗药片塞进贾相涯嘴里。这药非常有效,只过了一会儿,贾相涯的脸色就好了很多。虽然易雪已经收起杀气,但研究员还没能从恐惧中回过神,还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倒是贾相涯第一个恢复神志,他哆嗦着说道:“知、道、道了……我、我带、你、你们去。”沿着走廊走了十多分钟,贾相涯总算好点了。他小心翼翼地问莫然:“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为什么……你会知道?除了你,还有谁知道?陆队长知道吗?”“上次你喝醉时,我送你回房,你自己说的。除了我……”莫然看了一眼易雪,“就只有她知道了。”“真是该死!”贾相涯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下耳光,把自己半张脸都打红了。他这个动作吓了莫然一跳。贾相涯毫不在意地继续说道:“这个……拜托你能不能别说……这个……也算是个机密啦……谁也别告诉,今天你没有来找过我,我也什么都没有告诉过你。”“行。”看贾相涯的神色,莫然隐约觉得里面另有隐情。“还有这位……”贾相涯偷瞄了易雪一眼,刚才他可吓得不轻,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知道了。”易雪冷冷地说。贾相涯掏出一块手帕,擦去额头上的冷汗,真正松了一口气。“沿着这条路走,只要半个小时就到了。”这时,反倒是莫然犹豫了。既然是机密,自己就这样闯进来,还带着易雪。这绝对是违反规定的,如果贾相涯叫人的话,自己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自己这样做……“你似乎有什么心事的样子。”易雪的话打断了莫然的思路,当看见易雪时,莫然便什么都不顾了。以至于他忘记去考虑,为什么贾相涯会乖乖地听他们,而没有呼救。“不,没什么,你知道异能的分类吗?”莫然问道。易雪摇摇头。“那我来告诉你吧。”异能的分类曾经十分混乱,大大小小竟有上千类,直到一百二十年前在世界异能之都“新”——那是一个只有异能界的人才知道的一个偏远小城,它在异能界太过有名,以至于它的普通名字早就被人淡忘——召开的第一届世界异能大会上经过八个月的讨论才将异能分为十三类。顺便提一下,第一届大会开了三年。所以现在每隔三年便要开一次会,在第十届大会上异能被重新分类,它的分类法则被沿用至今。异能被分为基础和进阶两个等级。基础异能是指念移、念听、念视等凡是念力强的人都会的技能。说来也怪,当异能者达到进阶等级时,原先所拥有的基础异能会迅速退化到没有。取而代之的是分为“体”、“器”、“魂”、“术”、“域”、“空”、“律”这七类异能。“体”就是身体与生俱来的能力,例如易灵的“炎体”,刘镜兰的“双魂”。“器”是对物体的运用,例如禁卫军之一所使用的“球”。大多数异能者都是归于“术”类,是指对其他事物施加影响的异能,例如莫然、李默及莱特。“魂”则是和灵魂有关的异能,例如sirene和范心明。“域”就如同它的字面意思,对一个范围内的所有事物施加影响,可以视作“术”的强化版,例如陆仁冰。“空”则是空间类异能的简称,能力者可以制造出一个空间来,在这个空间中必定会有一个关键所在,足以破坏这个空间。“律”是公认的最强异能,能力者拥有完全改变世界规律的能力,和其它类不同,能力者死后能力也不会解除。异能者普遍认为,历史上传说的神就是掌握“律”的异能者,更有传说目前的世界上有三个“律”的异能者。异能者中还有这样一个规律,从“体”到“律”,能力类别越是靠后,能力者的身体素质越差。至今还无法了解这是为什么,只能大自然的平衡来解释。“体”和“器”的能力者就和电影中的超人一样,“魂”和“术”只是比一般人稍强,“域”和“空”跟普通人一样甚至更弱一点。至于“律”,没有人见过,也无从比较。“到了。”贾相涯走到一道门前,又是掌纹又是声纹地忙活了好一阵,门才打开。“跟紧点,这门过十秒就会自动关闭,当心被切成两半。”莫然连忙跟进去,易雪不慌不忙走过去。门关上的时候把她飘逸的长发削去一半,当然是在瞬间又重新长了出来。门内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实验室,既没有大型电脑,也没有古里古怪的怪物,只有三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在说话。他们一个已经秃顶,另一个头发纯白,最后一个长了一大把胡子。他们似乎在争论什么,争得面红耳赤。“你这种办法根本没用!关键还是基因上的问题!只要我们能找出异能者的基因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就有制造异能者的办法!”白发老头说道,他的表情用吹胡子瞪眼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了。“谁说没用!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秃顶老头的脸涨得通红,光溜溜的脑门上暴出一根根青筋。他抓起一只不锈钢调羹,两个眼珠直愣愣地盯着调羹看,眼睛几乎要瞪成斗鸡眼。调羹在他的直视下渐渐变弯,最后断成两截。“看见没有!这说明我的办法是有用的!只要开发脑部,提升意念力,就能得到异能!”他的身边已经有十几把断掉的调羹了。“得了吧。”胡子老头冷笑着说,“你从四十岁开始练,练到九十岁也不过只能弄断调羹。你可别侮辱了异能两个字!异能来自于人的灵魂,因为有肉体的束缚,灵魂才无法发挥出百分之百的能力,你看那些鬼,不管死前多窝囊,死后也能兴风作浪。”“胡扯!照这么说,你怎么不去死!世上死人这么多,个个都是异能者,地球早就被他们占领了!”秃顶老头说道。“这个……也许是死后,没有身体,欲望就少了很多吧……”胡子老头自己也觉得这个理由不怎么合适,说话时也少了几分底气。“如果说异能是来自精神的话,那么那些异能世家怎么解释?毫无疑问,这一定是基因上的问题。早在百年前,就有人提出异能器官理论,认为异能是由身体里的某个器官供给的,通过移植器官可以得到另一个人的异能。当然,他的理论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我认为基因才是异能的来源。”“如果有什么异能器官的话,那也肯定是大脑!”这三个老头完全无视刚刚进来的三人,自顾自地争论着。贾相涯尴尬地冲莫然和易雪笑笑,莫然表示理解地点点头。易雪可不管这么多,她在莫然和贾相涯惊讶的目光中走向那三个老头。沉浸在争论中的三个老头刚才的确没有注意到有人进屋,此时本能地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同时停止争论,对着来者说道:“你说说看,到底谁说的对?”看到来客只不过是一个少女,不禁愣了一下。“还有比这很简单的事吗?”易雪淡淡地说,“找个人试一下,就知道谁说的对了。”易雪刚开口的时候,三个老头还满怀希望地看着她,当她说到人体试验时,三个老头马上没了精神。“唉……”三个老头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没把握,又怎么能拿人命开玩笑。”他们倒不是没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还远不够格。“没事,就用我来做试验吧。”易雪拿起一把断了一半的调羹,猛地剌进自己的胸膛,把自己的心脏挖了出来。“我是不会死的。”三个老头也算是见多识广,只是目瞪口呆。贾相涯没挺住,昏了过去。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黑龙江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