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很清楚这头心兽的习性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5 17:46   浏览:
正文

易雪站起,想跟着易灵一起过去。她刚跨出一步,却又停下。自己对赌一窍不通,就算去了,也不过还是一个观众罢了,就像那晚的战斗一样,丝毫帮不上易灵的忙。一想到这里,易雪的心情沉重起来,她默默地坐回沙发,随手拿起一杯东西,喝了起来。“小姐,你一个人吗?”一个人过来搭讪。易雪既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没有心思去理他。她在思考陆仁冰的那番话。易雪想起那晚的事,更是真切地感受到沉重命运的压迫感。如果说,自己的出生也是命运的安排……易雪不敢再想下去,越是思考这件事,她就越觉得无力。“小姐……”已经是第七个了。易雪根本不知道有人跟她说话,她随手又拿起一杯东西,准备喝。一个人抓住杯子,易雪一愣,抬头一看,是莫然。“你已经喝了十几杯了,不要喝太多,会伤身体的。”说这话时,莫然的神色十分平静,但心中却是惴惴不安。自己这样做,会不会让她讨厌自己,但又不能这样看着她喝这么多酒。自己的手几乎就要和她的手贴在一起了,已经能感到她手的温度。自己从来没有和她如此近的接触过,这种感觉好奇怪,却很舒服。这时,易雪才发现桌上有十几个空杯子,全是自己喝的。她不知自己喝的是什么,也不在乎会伤身体。她根本就是不死之身,哪有伤身体这种事。她根本无所谓喝不喝,既然有人阻止,那不喝也行。见易雪放下杯子,并没有流露出讨厌自己的神色,莫然算是放心了。他想和易雪说几句话,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嗯……这个,听说你也要加入异人会?”“对。”“这个,为什么呢?”“跟你无关。”易雪冷冷地说。对易灵之外的人,她都懒得多说一句话。回答莫然,已经是看在异人会的面子上了。“难道她讨厌我了……”莫然沮丧地想。他拿起刚才易雪拿着的酒,一口喝干。然后莫然对着易雪勉强一笑,准备离开。“等等,你知不知道怎么样变强?”莫然顿时来劲,这是扭转易雪对自己看法的一个机会。“你把什么定义为强?”“能够战胜易灵无法战胜的对手。”听到这个回答,莫然心想:“难道说她一直都把易灵视为竞争对手?自己之前的猜测都是错的?算了,先不去想这个问题。”莫然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个定义太模糊了,我根本不知道易灵有多强啊。不过,如果让你和易灵战斗的话,你的能力超越易灵太多了。拥有不死之身这种能力,累也能把对手累死。”易雪摇摇头,看来请教莫然是错误的。她很清楚,自己这个根本就不是能力。“等等,不是能力的话,就意味着我还有可能得到能力?”易雪突然想到这件事。她连忙问莫然:“异能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绝大部分异能者是天生的,但也有人通过后天下努力而得到能力。”“那怎么样才能得到能力呢?”“我也不清楚,但这和能力的成因有关。据说总部有人在研究这个,可能那人会知道吧。”“带我去。”“行。”莫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七天之后,陆仁冰一行人坐上了回国的飞机。他们来的时候两手空空,回去的时候帐户里多了好几个零。飞机上空荡荡的,只有陆仁冰等十二个人。这是沈先生的私人飞机,由于他拥有某些特权,海关根本不会去盘查这十二个人是不是都有护照。在战斗之中,易雪消耗了大量的生命。借着坐飞机的机会,她开始补充生命力。因此,易灵刚刚坐上飞机就睡着了。易雪让易灵平躺着,他的头照例枕在自己的膝盖。这让一直在注意着他们的莫然妒嫉不已,但却也无可奈何。除了补充自己的生命,易雪还有一件事要做。她要去心域一趟,易灵那晚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那时易雪甚至无法明晰地感知易灵的想法,只能感到他深深的仇恨和杀意。就像很久之前,在学校旧楼遇上那个鬼时一样。……心域,梦之间。梦之间里一片漆黑,易雪能感觉到寻就在里面守护着梦之间。她走进梦之间,黑暗之中马上响起寻的声音。“谁?”“是我啊。”“雪,原来是你啊……”寻沉默了一会儿,“为什么,你的感觉变了?”“变了?你在说什么?”“我可以感觉到,你的精神跟以前不同了。奇怪,太奇怪了。你也知道,精神变化是我们的大忌,只要精神稍有变化,就等于不承认自己的存在,就等于灭亡。以你目前的状态,早就该被抹杀了。为什么还在?难道,你已经不是纯一精神体了?这就是拥有肉体后带来的变化吗……”“我也不知道,最近发生太多事了。算了,这个不重要。毁没来过这里?”“没有,我一直守在这里。毁从来没有来过,发生什么事了?”易雪大吃一惊,听寻的口气,她完全不知道那晚易灵所发生的事。她连忙把那晚发生的事告诉寻。听完整件事,寻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说道:“这件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如果真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我在心域里不可能感觉不到。”她顿了一会儿,又说道:“就连你所说的,那天晚上在学校中发生的事,我也一点都不知情。”寻猛然站起,她本来就看不见,黑暗对她的行动丝毫无阻。“走,我们一起去找毁, 江苏快3手机投注如果连他都不知道。那问题就严重了。”“他在哪里?”易雪问道。“对了, 江苏快3在线投注平台你好长时间没回来过了, 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所以你不知道。自从上次他被我们从梦之间逼走, 北京赛车pk10官方投注平台就一直待在平原那里。”一踏上欲望平原,两人同时感觉到一股让人厌恶的气息。在精神世界中,意志力就代表了精神生物的实力强弱。她们两人也算是顶尖的精神生物,但平原中的那股力量竟能让她们也感到不适。易雪和寻都知道,她们遇上了难缠的对手。一头心兽悄然逼近她们。它的形状像是一把剑,不是金属制成,而是由血肉构成。剑柄处是一条长满绿色鳞片的尾巴,长达一米的尾巴让它有点像一条蛇,而剑身就是它的蛇头。它的健康状况似乎不佳。灰白色的剑身上布满黑色的腐烂伤口,就像是金属上的锈迹。尾巴上也是一样。从这些腐烂的伤口中伸出红色的尖牙,一颗颗细小的尖牙就像是伤口上蠕动着的蛆虫。当看见她们时,那怪物马上把身体缩成一团,剑身猛然激射而去,剌向她们。剑身的实际长度远比外表看上去的长度要长,足够把她们两人剌穿。在剑身的末端,有十几根神经和身体连接,用以控制剑的方向。易雪和寻感觉到一股微弱的杀气,那正是这头心兽散发出的。她们非常奇怪,她们很清楚这头心兽的习性,完全想不通它为什么会对她们散发杀气。虽然奇怪,但她们根本没有把这种低等生物放在眼里。剑身刚刚接近她们,马上冻成一根冰棍,落在地上。寒气顺着剑身流向怪物的身体,怪物的身上笼上一层白霜,从骨到皮全变成冰块。易雪很轻易地就把它变成一座冰雕。看着这头怪物,易雪和寻的心情十分沉重。这头心兽不是别的,正是“正义”。原本的“正义”除了“贪婪”、“恐惧”这一类的心兽之外,不会主动捕杀别种心兽。如今,它却主动攻击她们。这很有可能是它身上的奇怪伤口造成的,它身上的气息非常微弱,只能感觉到若有若无的一点“正义”之气。只有濒死的心兽才会这样,可它明显还活蹦乱跳的。是什么样的力量竟能让心兽变成这样,答案已经很明显了,绝对是毁搞的鬼。她们要找出毁,弄清事情的原由。根本不用寻找,那股力量如此自信,丝毫不掩盖自己的强大。为了尽量远离那股力量,一些弱小的心兽甚至于蜷缩在平原的边缘,若非心兽无法离开平原,早就有无数心兽逃跑了。这股强大的力量在向所有精神生物示威,只要是生命,全都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它在平原的中心地带,易雪和寻向那里进发。乌云密布,云如洪流在天际翻腾。大地上依旧是一片荒凉,只是多了许多黑色的裂缝,和那头“正义”一样,裂缝中长着血红的长牙。越靠近平原中心,大地就越是伤痕累累,就像是一个生了烂疮的人。易雪走近一棵高耸干枯的大树,轻轻抚摸一下,黑龙江11选5一块腐朽的树皮掉下来,露出树皮下的伤痕。细小的黑色伤口中的牙感受到有生命靠近,马上蠕动起来。易雪马上缩手,牙磨擦着树的伤口,在树干上啃出一个大洞。在大洞的边缘又长出新的牙,这些牙就像是会传染的病毒,所幸易雪没被它碰到。易雪和寻很快达成共识:这里被侵蚀了。主意识的每一次情绪波动都在这里产生一头心兽,而这里的每一头心兽都会对主意识的情绪有所影响。情绪和心兽的关系就像鸡和蛋,永远也说不清哪一个先出现。心兽被侵蚀,而且是如此大范围的侵蚀,主意识毫无疑问是要受到影响的。但平原本身的侵蚀会造成什么现象,易雪和寻都不知道,她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强大的力量,能够改变平原的环境。天上的乌云、大地的伤口、树的腐朽,这些全是平原被侵蚀的表现。对于副人格来说,心域就是整个世界,他们绝没有力量去改变世界。“除非……”寻没有说下去,而是叹了一口气。只有当另一个人格产生时,这个世界才有可能会改变。心域中的精神生物沿着这样一条线来进化,心兽——副人格——人格。每一次进化都是残酷的淘汰,心兽进化成副人格的机率不到万分之一,目前她们所知的副人格不超过十个。副人格要想进化成人格,必须是一等副人格才行,只有寻和毁才是一等副人格。进化成人格的机率比进化成副人格的还要小,理论上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的。拥有超过两种人格的人,现实世界中也没有几个。“不可能的。”易雪说道。心兽是本能精神体,只知道生存下去。副人格是纯一精神体,凭着某种信念才能生存,需要反复确定自己的存在。一旦这种信念混乱,他们马上会消失。人格是复合精神体,拥有仅次于主人格的力量。他们可以掌控肉体,改变心域,在心域中近乎神。“在成为人格之前,没有人知道怎么样才能变成人格。”寻叹息道,“说不定他就成功了。”十几头“恐惧”打断了她们的讨论。就像“正义”一样,它们也被侵蚀了。巨大的眼球上长满伤痕,瞳仁中长出一根巨大的尖牙。这种素来胆小谨慎的野兽一看到易雪和寻,就像是闻到腥味的苍蝇,不顾一切地冲向她们。它们没有像平时那样从自己的触手捕食,而是直接用尖牙刺向她们,腐烂变质的身体早就无法再使用触手。“唉……”寻叹息,在她强大的精神力之下,十几头“恐惧”顿时化作尘埃。“好像又变得厉害一些了。”易雪微笑着说。“你不在心域,我没人陪,只好多练习一下精神力。”虽然只是短短几秒的战斗,但马上就有心兽被吸引过来。三头乌龟似的心兽以豹的速度向她们奔来,它们的脚上长有利爪,嘴里长有尖牙,背上原本该是光滑的,现在却生出许多长牙。锐利的爪牙让它们像是三台绞肉机,被抓到马上就会变成碎肉。感觉到这三头心兽的靠近,寻顿时皱眉,像是碰到了非常恶心的东西。易雪察觉到寻的神色,说道:“如果下不了手的话,我来吧。”“不。”寻淡淡地说道,三头心兽瞬间灰飞烟灭。“走吧。”易雪自然知道寻为什么会显得有些不自然,这些心兽是被侵蚀的“责任”。而在成为副人格之前,寻就是一头“责任”。平原的面积非常大,如果靠步行要一天一夜才能到平原的中心。易雪想和上次那样抓一头“哀伤”来骑,如果说只有被尖牙割到才会被侵蚀,那速度极快的“哀伤”根本不会被任何心兽碰到。就在此时,大地突然间震动起来,远处卷起一阵尘土,像是有大群的动物向她们奔来。距离太远,易雪只能看见一片黑点。反倒是失明的寻,感觉更加敏锐些。这一群心兽的数量足有数千,包括“恐惧”、“哀伤”、“好奇”、“喜悦”等几十种心兽,几乎平原上所有心兽的种类都齐了。它们全被侵蚀了。这些不同种的心兽中,有许多是相互为敌的天敌,却没有互相攻击。被侵蚀之后,它们似乎全成为某个力量的奴隶。“连‘哀伤’都被侵蚀了?”易雪有些吃惊,“没理由啊,它跑得那么快。”“它们过来了,准备好应战吧。”寻顿了一下,又说道:“等等,似乎还有没有被侵蚀的。”这时,易雪也看清了。这群心兽追逐的目标并不是她们,而是跑在最前面的几头“哀伤”。这几头“哀伤”没有被侵蚀,它们后面跟着几十头被侵蚀的“哀伤”。被侵蚀的“哀伤”全身的眼睛里都长出尖牙,原本美丽的皮毛变得斑驳,变得像是一只赖皮狗似的。舌头也像狗似的吐在外国,舌上的吸盘里也长有尖牙。它们一边跑,舌头一边拖在地上,像犁一般翻起土壤,把土卷进嘴里,连同大地上的烂疮和尖牙一起吃进嘴里。易雪顿时明白“哀伤”会被侵蚀的原因,食土类的心兽在进食时总要和大地进行触碰,难免会中招。在前面跑的几头“哀伤”明显是比较机灵,一见情况不妙便不再进食。想不到会被自己同类的追杀,原本分泌清水的眼睛里开始分泌黑色的泡沫。这种情况很不妙,说明它们已脱水、饥饿过度再加脱力。它们可不像身后的同类,能够边跑边补充体力。终于,一头“哀伤”支撑不住,摔倒在地上。身后的同类离它只有几百米,它的嘴边是黑色的大地。在死亡和被侵蚀之间,它瞬间做出选择。它伸出舌头,舔食起腐烂的大地。第一口下肚,它便像是得到了某种力量一般马上站起,仰起头发出哭泣声一般的嘶叫。口中迅速长出尖牙,它很快融入身后的同类,一起追捕未被侵蚀的同类。虽然体力不支,但几头“哀伤”还在坚持不懈地跑着。这几头“哀伤”在快靠近她们时突然转弯,把那群心兽引到别的地方。易雪和寻根本追不上“哀伤”,虽然想帮忙它们,无奈相距太远,心有余而力不足。一头未被侵蚀的“哀伤”突然舍弃自己的同类,向易雪和寻跑来。它的同伴无暇顾及它,自顾自地逃跑。而那一大群心兽也忽略了它,继续追逐着它的同伴。“哀伤”跑到她们跟前,像是顿时松了一口气,躺倒在地上。易雪挖取未被侵蚀的土,蹲下身喂它。“哀伤”饿极了,足足吃了几公斤的土壤才够。吃完之后,它轻舔易雪的手掌和手臂,一副很亲密的样子。看着它,易雪猛然想起,它正是上次自己骑的那头。它原来是被婪所驯养的,婪成为副人格之后就不再需要它。它重新成为野兽,但被驯养的经历增加了它的智能,让它知道哪些生物可以庇护它,于是它就投靠到易雪这里来了。易雪和寻骑着“哀伤”,向平原的中心进发。虽然背负着两个人,“哀伤”的速度却没有减缓多少。它灵巧地跳跃,躲开地上伸出的尖牙,不让自己陷进大地的伤口中。当有几头心兽试图攻击她们时,“哀伤”总是故意放慢速度,引得它们靠近,然后突然加速,把它们远远甩在后面。对于这样的恶作剧,易雪和寻并不是十分在意,只要它能赶到平原中心就行了。有时遇到被侵蚀的“哀伤”,它们的速度不相上下,实在无法摆脱时,才会让易雪和寻出手。有了这头“哀伤”,她们避免很多战斗,毕竟她们不能太过消耗精神力,前面还有一个从未见过的强横敌人等着她们。越往中心深入,“哀伤”的速度就越慢。大地上的腐烂伤口数量极多,让原本坚实的土地变得如同沼泽般泥泞。每踩下去一步,就会有些黑色的不明汁液被挤出来。“哀伤”的蹄子不适合在这种地形前进,它在沼泽的边缘来回踱步。身上的眼睛从一种忧愁的眼神看着易雪,等待易雪的回应。这种小事,怎么可能难得倒易雪。寒气在空气中弥漫,泥泞的大地被冻硬,虽然有点滑,但总比走不了好。“哀伤”小心翼翼地走在上面,一边走,易雪一边将前方的土地冻硬。没走几步,一股巨大的压迫力骤然降临。就连易雪和寻的心中也慌了一下,更不用说“哀伤”了。它被这力量压倒,跪倒在地上,全身的眼睛都闭上,颤抖起来。无论易雪怎么安抚它,它都不肯站起来。“算了,也没多少路了。我们自己走吧。”易雪和寻刚站到地上,“哀伤”就飞似地跑开了。易雪用寒气冻出一条可以通行的路出来,向前走去。

,,云南11选5投注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黑龙江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